再见啦!

©  | Powered by LOFTER

难离难舍想抱紧些

.

*请勿上升。 

*之前写了几章后来删了,现在补上完整版,依然是起名废。有小伙伴在刚开始写这文时问he还是be,我觉得自己很负责地he了。好像我挖的坑都填完了,撒花!祝你们在新的一年里平安喜乐,开心幸福。





♥有一个人,即使全世界都以为你们很合衬,但是你就是没有办法喜欢他。

♥还有一个人,即使连你自己也认为和他在一起不可能,但你还是忍不住喜欢他。




天色烟青,一场大雨,不期而至。 

 

“千玺,王源后天生日,明晚约K歌,你来吗?”易烊千玺午觉刚醒刘志宏就打来电话。

 

王源是易烊千玺和王俊凯高中时的同班同学。

 

随意套了件棉麻长T和薄外套,又从储物柜里拿出一把小折伞,在玄关换鞋时易烊千玺见天色明亮,便把小折伞放下出门了。他没有开车,漫无目的在街上行走,走进新装修的商场,行遍二楼和三楼的男士专柜,,挑了瓶男士香水作为王源的生日礼物。

 

离开时停了一阵的雨又开始淅淅沥沥落下来,商场一楼大厅聚满大批被雨困住的人,易烊千玺无奈地坐在休息的长椅上,看着灰暗的天空发呆。

 

街上车水马龙,人潮拥挤,光影与水影交织闪耀,熙熙闹闹。

 

远处的体育馆正在进行一场声势浩荡的演唱会,演唱会的主角是三位年轻的小鲜肉。

 

场外围着大群大群的粉丝,演唱会已经开幕,买不到票的姑娘站在场馆外久久不愿离去,有些姑娘甚至嚎啕大哭,旁边的人拥着她轻抚她的背安慰着。

 

喜欢到极致的时候没有得到,在以后的人生中偶尔想起,总会被一种深深的遗憾挫败。

 

易烊千玺突然想起了王俊凯。

 

在逝去的久远的岁月里,易烊千玺也跟他们一样喜欢偶像至狂热,做着一些现在无法理解的疯狂事。

 

有次易烊千玺丢下重要的考试偷偷旷课去参加偶像的见面会,任性的结果是得到班主任的一场狠批。

 

“易烊千玺,你来跟我解释一下。”班主任申钢琴把易烊千玺叫到办公室,桌子拍得啪啪作响,气得满脸通红。

 

对于调皮的学生,申老师批评起来毫不留情。

 

“老师,对不起。”易烊千玺诚意认错,低着头态度诚恳。在他心目中,老师就是一头蛮牛,不能跟他对着干。

 

“你回去吧。”钢琴老师突然又仁慈地说。

 

“呃?”老师会轻易放过自己,易烊千玺有点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。

 

“班长刚才跟我说了,你家里的小狗生病没人照顾才没有回来上课,希望你下次不要这样做,这样对自己非常不负责任。”

 

申钢琴是一个爱狗人士,每个休息日都到小狗救助站当义工,因为小狗申老师轻易地原谅了易烊千玺,可能人对自己喜欢的事物都格外宽容吧。

 

其实,易烊千玺家里哪有什么小狗,除了他和父亲就没有第三生物,当然,王俊凯这个常常来他家的外来生物除外。

 

“王俊凯,你竟然对大钢琴老师说谎。” 王俊凯是一班之长,易烊千玺想不到品学兼优,做事坚持原则的王俊凯会因为自己而对信任他的班主任撒谎。

 

“叔叔知道会骂你,你不是最讨厌别人烦你吗?我怕你心情不好三更半夜睡不着拉着我陪你玩游戏。”王俊凯收拾着易烊千玺乱七八糟的书桌,从书包掏出一份温热的早餐给易烊千玺。

 

“哦!谢谢你。”静静看着王俊凯头顶的发旋,易烊千玺的眸光暗下来。

 

没有遇到王俊凯之前,易烊千玺的人生平淡如水,单亲家庭和父亲生活,一个人寂寞而孤单地慢慢成长。

 

王俊凯却以自己特有的,肆意的姿态出现在易烊千玺的生活中,一心一意对这个调皮的孤单的孩子给予了极大的耐心与友爱,感情在不知不觉中一点一点萌芽,当易烊千玺意识到自己对王俊凯的感情不再简单的时候,爱已经牢牢生根。

 

易烊千玺看着王俊凯交女朋友,身边的人换了一个又一个,他小心翼翼装得磊落,心里却格外孤独。

 

在高三毕业欢送会那天易烊千玺趁着王俊凯喝酒喝到迷糊,凭着酒意对他说:“王俊凯,我喜欢你!” 

 

王俊凯听完一愣,随即像听到一个世纪大笑话一样哈哈大笑,再也不看易烊千玺一眼,举着酒杯到处找人斗酒,喝得酩酊大醉被人抬回了宿舍。

 

他和他,可能连朋友也做不成了。

 

易烊千玺坐在阳台一整个晚上,直到天边发白才昏昏沉沉倒在床上睡过去。

 

“千玺,千玺。”王俊凯第二天摇醒他。

 

王俊凯眼中布满血丝,易烊千玺不知道怎样面对他,软绵绵趴在床上不肯起来。

 

“你睡一整天了,起来我们一起去吃饭,等会你胃又不好了。”王俊凯不依不挠继续摇晃易烊千玺,他仿佛忘记了昨晚发生的事。

 

易烊千玺失望又庆幸,他从来没有拥有过他,却好像失去了他千百遍,透过夕阳的橙光细看王俊凯的脸,在那一刻,易烊千玺难过得完全说不出话来。

 

过了一个多月,王俊凯出了国,后来他们渐渐断了联系。

 

易烊千玺把包装好的礼物塞进外套,伸手拦了台的士。

 

的士上放着电台,电台信号接收不是很好,一阵沙沙声过后才有歌声飘出来,像一台老旧的留声机,格外令人感伤。

 

在阳光温暖的春天

 

走在这城市的人群中

 

在不知不觉的一瞬间

 

又想起你

 

你是记忆中最美的春天

 

是我难以再回去的昨天

 

你像鲜花那样地绽放

 

让我心动……

 

他和王俊凯,已经很久很久没有联系,久到就要忘了那张以为一辈子都不会忘的脸。景物在眼前一一掠过,体育馆场外还聚着大批不肯离去的粉丝,易烊千玺望着逐渐远离的人群,车内的暖气熏得他模糊了视线。

 

“雨下得很大,要不要我载你进去?”车子很快到达目的地,司机关心地问。

 

“不用了,谢谢你。”易烊千玺付了车款一头扎进雨幕里,回到家衣服湿了大半。

 

第二天易烊千玺起来头隐隐作痛,吃了药睡到晚上直接去了KTV,刘志宏有事没来,他和王源打过招呼后一个人找了个角落坐下静静喝茶。

 

包厢里有点吵,揉着痛到爆裂的太阳穴易烊千玺闭上眼睛休息,门突然被人从外面推开,他感应般睁开眼望过去,来人看见他怔愣了片刻。

 

易烊千玺心头一颤,心脏像被人用大锤狠狠敲打,又痛又闷,他慌慌张张移开视线。

 

王俊凯,是什么时候回来的?

 

王俊凯的目光没有在易烊千玺身上过多停留,他坐到一边和众人开始喝酒聊天。

 

易烊千玺闭着眼尽量不去注意那边的动静,过了一会有人坐到他身旁,熟悉的气息令他全身汗毛竖起来,他硬撑着装作不知道是他仍闭着眼。

 

好久不见,他怕自己真的会当场流下心酸的泪水。

 

“千玺。”王俊凯叫他。

 

“嗯。”易烊千玺睁开眼,多年不见的人近在咫尺,他心里却没有欢喜,满满的都是酸楚。

 

“让我靠一下。”王俊凯一身酒气,说着把头靠在易烊千玺肩膀上。王俊凯没有说话,易烊千玺恍恍惚惚觉得是一场梦。

 

王俊凯靠了一会被人叫了过去,肩头一轻,心也跟着空了一半。

 

“小凯,你今次回来还回去吗?”

 

“不了,在这边工作。”

 

“有女朋友了吗?”

 

“还没有。”

 

“我跟你介绍一个,我表妹挺不错的。”

 

“有机会一定去认识。”

 

“我表妹刚巧在隔壁,我现在就带你过去见见她。”王俊凯被人拉了出去。

 

王俊凯说话的音节一个一个飘进易烊千玺耳里,心里的酸楚越来越浓烈,脸上挂着一抹怎样也掩饰不了的苦笑。“我先回去了。”他跟王源说。

 

“你不等小凯回来吗?”王源诧异,久别重缝,不是应该有万语千言要说吗?

 

“不了,我头有点痛,先回去了。”没有人能懂易烊千玺此刻的苦楚与心思。

 

“路上小心。再见。”

 

“再见。”易烊千玺慢慢走在那条即使深夜还是很热闹的街道,寒冷的风迎面吹来,他冻得裹紧了身上的大衣。

 

易烊千玺开了一家咖啡厅,兼职一间美食学校的外聘老师,一切好像都刚刚好。只是,偶尔在午夜梦回想起那个许久没有说出口的名字,心口一阵接一阵的疼痛还是提醒了他,那些求而不得的遗憾与失落并没有随着时间的逝去而慢慢消失。

 

他一直没能忘记自己爱着的那个人,时间这剂良药,在他身上毫无作用。

 

美食学校在闹市中心,离易烊千玺住的地方有点远,第二天易烊千玺赶到教室时,学生已经在课堂上等了他十分钟。

 

“很抱歉,路上堵车,晚了一点。”浪费了大家的时间易烊千玺十分过意不去,他赶紧把食材放进开放式的厨房里,准备开始教程。

 

“易老师,你不用着急,可以缓一缓,我们不饿。”学生开玩笑说,其余的学生立即笑成一团,美食学校的学生大多数是厨房杀手,当然也有些是兼着提高厨艺的心愿来的,他们都很喜欢易烊千玺做出来的食物,每次都吃得一干二净。

 

“我们正式上课,今天我教大家做一道菜:烤火鸡。” 易烊千玺打断大家。

 

助手把食材一一拆开洗干净摆在桌子上,众人顿时乖乖做起笔记来。 

 

“Hello,我打扰一下。”刘志宏从外面走了进来,易烊千玺点了点头,刘志宏站在一旁看他操作。

 

美食学校是刘志宏妈妈开的,刘志宏经常过来上易烊千玺的课,然而厨艺并没有什么见长。

 

“我们挑选食材,一定要新鲜,这样做出来的食物才比较美味。”助手把火鸡拿出来教大家鉴别,“首先,我们要把火鸡洗干净,擦干它身上的水,并给它按摩一下……”

 

“易老师,为什么要给它按摩?”一个学员打断易烊千玺。

 

“这样肉质会变得松软,烤出来的火鸡比较好味。”

 

“火鸡死了都懂享受,真幸福!”一个脸圆圆的姑娘感叹,她叫阿依,是厨房杀手,因为喜欢一个男生学习厨艺,常常说抓住他的胃就等于抓住他的心,可是等她学识了几道菜的时候,那个男生已经有了女朋友。妈妈非常喜欢她的菜,孝顺的阿仪只好继续学下去。

 

“总会有一个人懂得欣赏我!我会努力。”失恋那天她一把鼻涕一把泪,做了一道菜叫“失恋的四季豆”,难吃到人人都想流泪,失恋的人全世界都是苦的。

 

一个满脸青春痘的男生常常接阿依下课,可惜,阿依不喜欢他。  

 

一个不爱你的人,不会因为你的好,你的努力而爱上你。感情世界总是守恒的,你为他欢喜为他忧,自然有人为你伤心为你愁。

 

就好像王俊凯,无论易烊千玺多好,多努力,王俊凯也不可能爱上他。

 

“事务所今天没事吗?”易烊千玺把火鸡放进焗炉,洗手的空档问刘志宏。

 

“刚好有份文件要送到这边来。”刘志宏倚在桌子旁,抽了张干净的纸巾递给易烊千玺。

 

竟然要一个大律师亲自过来送文件,这单官司一定很重要。

 

“王源的生日,是不是很热闹?”刘志宏问。

 

“嗯!”

 

“申老师说过几天小狗救助站有个活动,人手不够,你要不要去帮忙?”易烊千玺岔开话题。

 

刘志宏想了想,点点头。

 

易烊千玺高中时的班主任申老师因为心脏不好提前退休,现在专注于小狗救助站的工作,易烊千玺有天在街上遇到他,一来二去两人竟成了好朋友。

 

申老师常常在易烊千玺面前提起他的得意门生王俊凯,并对他们读书时关系那么好现在竟然不联系感到诧异。

 

易烊千玺不知道用怎样的心情说出那三个字和有关他的一切,所以一般都是老师说,他听。

 

赶到救助站申老师正指挥刘志宏帮小狗洗澡,刘志宏被指挥得团团转,一下打翻水,一下又打翻沐浴露,小狗因为环境陌生发出不安的叫声,刘志宏手忙脚乱,质地良好的衣服湿了大半,显得十分狼狈。

 

易烊千玺走过去递给他一条干净的毛巾,虽然天气已经很冻,刘志宏的额上还是忙出了一片薄汗。

 

“你班主任真是脾气暴躁。”刘志宏抹了一把汗,“千玺,你读书时是不是熬了很多苦?”

 

“没有啊。”易烊千玺笑着说,好像真的没有挨申老师很多批评,因为每次做错事王俊凯都帮他挡着。

 

说起王俊凯,自从王源生日那天他们见过一面之后就没有再联系。

 

如果人与人之间的缘份用进度条来表示,易烊千玺相信自己和王俊凯的缘份之前已经走到了进度条的99%,王源生日会的那次见面,便是他们缘份进度条最后的1%,既然走完了这人生中100%的缘份,他们便没有再见面的必要了。

 

“你们两个快过来帮我,发什么呆,我不是叫你们来参观的。”申老师又在那边大声嚷嚷。

 

易烊千玺从恍惚间惊醒过来,赶紧跑过去。

 

“你班主任把全部爱给了小狗,他没有多余的爱给别人了,你看,对我们这么严苛。”刘大律师苦着脸搬着狗粮。

 

申钢琴至今未婚,一个人独居在学校分发的公寓里。申老师把爱给了小狗,易烊千玺把爱给了王俊凯,所以至今他们仍然是孤家寡人。

 

孤家寡人的申老师不但性格暴躁,而且正义感爆棚,他阻止几个小朋友在路边虐待流浪猫,被其中一个野蛮家长打破头入了医院,易烊千玺下班后去医院看他。

 

“千玺,你猜我看见谁了?”申钢琴头上缠了一圈厚厚的绷带,见易烊千玺后兴奋地说。

 

“医生怎么说?”易烊千玺没有心情跟申老师玩你猜我猜的游戏。

 

“没事,观察一两天就可以出院了。你猜我见着谁了?”申老师锲而不舍地追问。

 

“太上老君?”易烊千玺没好气地说。

 

“好,好,你待会就知道了。”申老师被易烊千玺毫无求知的精神打败,乖乖躺着等医生过来查房。

 

不一会一个穿着白大褂戴着口罩的医生走进来,他向易烊千玺这边望了一眼继续查看隔壁床位的病人。

 

易烊千玺心头一动。

 

医生走过来查看输液记录,眼光若有若无落在易烊千玺身上,易烊千玺往里缩了缩,检查完医生走了出去,易烊千玺松了一口气。

 

“看见王俊凯,你竟然一点都不兴奋?”申老师若有所思,刚才怕影响到王俊凯工作所以他没有出声打招呼。

 

“我们前几天有见面。”易烊千玺心虚地避开老师的目光。

 

“千玺,查完房我过来找你。”王俊凯突然折返回来跟易烊千玺说,易烊千玺猝不及防,他喘了口气把快了的心跳平息,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点了点头。

 

易烊千玺等老师吃完晚饭才离开,期间王俊凯一直没有出现,例行检查也换了别的医生。

 

时钟指向凌晨一点三十分,易烊千玺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,他很久没有这样失眠过了,最近好像只有两次,一次是在KTV遇到王俊凯后,再一次就是在医院遇到王俊凯后的现在。

 

用大拇指和食指搓着眉心,易烊千玺有些苦恼,觉得自己这辈子感情上的苦全都吃在王俊凯身上了。

 

毫无预兆的电话铃声把易烊千玺吓了一跳,是一个陌生的号码。

 

“你好!”

 

“千玺。”王俊凯沙哑的嗓音从电话那端传来。

 

“小凯?”易烊千玺一下子愣住了。

 

 “嗯。下午突然接了一个急诊病人,情况不是很乐观要马上做手术,术后又开会到深夜,回到家累得一下子睡着了,下午没有去找你,很抱歉。”王俊凯解释说。

 

“没关系的。”易烊千玺声音里有掩饰不了的疲惫。

 

“你要睡了吗?千玺。”王俊凯小心翼翼地问。

 

“准备睡了。”

 

“晚安。”

 

“晚安。”

 

挂了电话,易烊千玺脸上不自觉的露出了苦笑,在接电话之前那些矛盾而又复杂的心情,好像瞬间被抽得干干净净,只剩下一种单薄的心酸。

 

第二天早上起床头痛加上黑眼圈,易烊千玺整个人看起来十分憔悴。用冷水洗了把脸精神看起来好些,他到超市买了些食材炖了给申老师送过去,在医院的走廊上刚好遇见来看望老师的刘志宏。

 

“你精神看起来很不好,生病了吗?”刘志宏问。

 

“头痛,老毛病了。”易烊千玺脸色苍白。

 

“要不要看医生?”

 

“不用,过一会就好了。”易烊千玺痛苦地揉着眉心,刘志宏担心地望着他。

 

“千玺!”王俊凯从后面赶上来。

 

“他是申老师的主冶医生王俊凯。”易烊千玺向刘志宏介绍。

 

“你好,刘志宏。”刘志宏友好地伸出手,脸上挂着一贯自信优雅的微笑。

 

“你好,王俊凯。”王俊凯面无表情轻轻握了一下手。

 

王俊凯木着脸跟在易烊千玺身后进了病房,易烊千玺静静看着王俊凯忙碌的背影出神,王俊凯今天看起来好像不太高兴。

 

“千玺,你跟我出来一下。”王俊凯走的时候对易烊千玺说。

 

“嗯。”

 

王俊凯和易烊千玺并肩走着,王俊凯依然板着脸。

 

“不会是老师有什么大病吧。”易烊千玺被王俊凯的严肃吓到,终于忍不住问。

 

“你想太多了。”王俊凯生硬的神色一下子柔软下来,笑着问:“明晚有时间吗?我们一起吃饭。”

 

“好。”

 

“订了餐厅我打电话给你。”

 

“好。”

 

和王俊凯约好的早上,易烊千玺用最短的时间尽量令自己看起来容光焕发。

 

打开衣柜,易烊千玺却开始纠结穿什么好了,他一向偏爱黑色和灰色的大衣,也没有想过要尝试一下别的色系配搭,一是嫌麻烦,二是习惯的东西很难改变。他基本算是一个守旧的人,选择上是,爱人上也是。

 

前些天刘志宏送给易烊千玺一件啡色毛呢大衣,质地优良,款式大方时尚,易烊千玺第一眼就觉得这个颜色也不错。

 

“这个牌子的衣服挺贵的,多少钱?我还给你。”易烊千玺说着就去拿钱包。

 

刘志宏赶紧阻止他,打开另一个袋子拿出同款的黑色毛呢大衣说:“你教我厨艺都没有收我学费,而且刚好遇到店庆折扣,卖一送一,说来我赚了。”

 

那间店铺竟然会买一送一,易烊千玺惋惜自己错过了千载难逢的机会。

 

“谢谢你。”易烊千玺试了试,果然很适合自己。

 

“很好看。”刘志宏夸赞。

 

到底穿哪一件呢?手指在一排外套处来回转了好几个圈,易烊千玺突然患了困难选择症。考虑了很久,出门还是把啡色毛呢大衣套上了。

 

今天美食学校有课,易烊千玺回到美食学校刘志宏也在,他们竟然穿了一模一样的外套。正在和旁人谈话的刘志宏很快结束了谈话走过来,“真巧,你穿得很好看。”他不吝赞美。

 

“是你眼光好,我不敢抢你功劳。”易烊千玺把食材交给助手,今天他心情很好。

 

“你今天很不一样。”刘志宏想不出词组来形容,这种不同,不是外表上的改变,而是由内至外散发出来的一种精神。

 

“没有啊!”易烊千玺想起早上自己那些闹腾的心思,耳根发热,说这句话完全没有底气。

 

“刘大律师和易老师竟然穿情侣装。”阿依大惊小怪引来一众学生瞩目。阿依是个标准的腐女,常常以发掘刘志宏与易烊千玺的粉红为乐趣,一个平常的眼神就能脑补出一篇十万字的情感大戏。

 

“你们真的很登对。”阿依的眼睛在他们之间巡来巡去。

 

“别看了,要上课了。”易烊千玺尴尬地制止她继续脑补下去。 

 

“我的24K钛合金眼是不会看错的,你们真的不考虑在一起?”阿依不死心,回座位前还问了一次。

 

“快回座位,再不讲课有些同学可能要炸厨房了。”易烊千玺可是对学生负责的好老师,他要尽量扼杀浪费学生时间的源头。

 

刘志宏在旁帮易烊千玺准备课程的食材,听到阿依这样说只是笑了笑。

 

“你今天没事吗?”易烊千玺问刘志宏。

 

“刚巧送文件过来。”

 

“我最近研制了一个新菜式,明晚你要不要到我家试试。”

 

“你把我当小白鼠吗?”

 

“你太小看我了。”

 

易烊千玺接过刘志宏递过来已经清洗干净的肉类进行腌制,易烊千玺的助手安锐没事可做,在一旁默默磨着菜刀,莫名有一种将要失业的错觉。

 

晚上七点易烊千玺准时到达约好的中餐厅,外面温度很低,易烊千玺出门忘了围围巾脖子凉飕飕的,鼻子冻得通红,呵出的气都带着白雾。他带着一身冷气走进餐厅,一眼就发现了王俊凯在临窗的位置坐得笔直,新剪了头发露出英气的眉,英俊的五官更显锐利。

 

喜欢的那个人,就算他是一块未燃的黑炭,也会发着光的。

 

“外面很冷吧?”王俊凯也看见了易烊千玺,站起来招呼他过来。

 

“嗯!很冷!”易烊千玺坐在王俊凯对面的椅子上,轻轻搓着冻僵的手指,他里面只穿了件V领羊毛衫,露出了一大截脖子。

 

王俊凯要了一杯开水,把它推到易烊千玺面前:“喝些热水暖暖。”

 

“谢谢。”易烊千玺握着杯一小口一小口喝着滚烫的开水,被热汽薰得暖暖的。

 

“吃些什么?”

 

“我这里不熟悉,你拿主意就可以。”

 

“衣服很好看,很适合你。”

 

“是朋友送的,他眼光很好。”

 

“是昨天那个律师吗?”

 

“嗯,刚好店铺有活动他买了两件一模一样的,不过颜色不同,刚才还被学生取笑我们穿情侣装。”易烊千玺想到今天阿依的话觉得很好笑,笑容越来越大。

 

“你们认识很久了?”

 

“嗯。”

 

“你们关系看起来很好。”王俊凯看着菜单,状似不经意地问。

 

“我们常常一起去申老师的救助站帮忙,而且我还在他妈妈开的美食学校授课,所以关系不错。他之前学过服装设计,后来考了律师。”易烊千玺说起刘志宏来滔滔不绝。

 

“你明天有空吗?”王俊凯打断易烊千玺的话。

 

“明天?”易烊千玺想了想说:“我约了刘志宏吃饭,你有什么事吗?有事我可以迟些约他,反正我们经常见面。”

 

“没事!”王俊凯合上菜单,英气的眉拧成一团。

 

上来的菜大多数都合乎易烊千玺的口味,吃饭时王俊凯话很少,脸无表情,有时候会淡淡问易烊千玺几句,王俊凯这个人一点都没变,还是和以前一样性格冷淡。

 

易烊千玺把米饭一粒一粒挑进嘴里,多年不见,他竟然不知道说什么好,除了心潮暗暗翻涌之外,脸上却没有一分表现出来。

 

时间的磨砺,他也能心有激荡,脸无表情了。

 

“饭菜不合胃口吗?”王俊凯盯着易烊千玺问。

 

“没有啊。”

 

王俊凯又开始闷声不响,一直到离开都没说过几句话。

 

吃完饭出门,街上的风很大,易烊千玺尽量把大衣的衣领翻起来抵挡寒风,但脖子还是很冷,他开始有些可怜那些长颈鹿了,脖子那么长,又没有围巾,它们怎样度过寒冷的冬季呢?

 

“这么大个人了,还不会照顾自己。”王俊凯嫌弃地说,把还带着自己体温的围巾围到易烊千玺的脖子上,被遮得严严密密的脖子立即暖和起来。

 

心也跟着暖起来。

 

“谢谢。”

 

“嗯。”

 

他们静默了一路,转过两个路口分开,王俊凯逐惭淹没在汹涌的人潮里,一直没有回头。

 

心无牵挂这件事,王俊凯一直做得比易烊千玺出色。

 

第二天易烊千玺经过超市进去挑了点蔬菜与肉类,根据网上整理下载打印出来的资料开始做菜。

 

一勺盐,一勺白糖,三分之一勺醋……

 

“在准备小白鼠的食物吗?”刘志宏突然在易烊千玺耳边说,吓得易烊千玺一勺盐全洒了,刘志宏常常到他家试菜,为了方便,易烊千玺给他配了大门的钥匙。

 

“吓到你了?”刘志宏把生日蛋糕拿出来,“ 生日快乐。”

 

“谢谢,我都忘了。”易烊千玺每年都不会大肆庆祝生日,过了就过了。

 

在烛光摇曳的许愿里,易烊千玺记起上一次王俊凯帮他庆祝生日,买了一个小蛋糕,还亲手帮他煮了一碗糊了的长寿面。

 

那都是,王俊凯没有出国之前的事了。

 

送走刘志宏,收拾完屋子出门倒垃圾回来,易烊千玺发现手机里有一个王俊凯打来的未接电话和一条短信。

 

“生日快乐。”王俊凯在短信里说。

 

易烊千玺拿着手机怔愣了片刻,想了想复了个谢谢回去,他拿着手机等了会,屏幕没有再亮起过。

 

打开电视调到经常看的美食节目频道,主厨正在教大家做深海鳕鱼:鲜鳕鱼去刺去皮,用干布吸干水分,切成条状,可以根据自己的喜好决定长宽大小……

 

易烊千玺拿了张毛毯盖在身上迷迷糊糊睡着了,被冻醒时已经是晚上十一点几,忘记放进冰箱的蛋糕孤零零地摆在餐台上。

 

生日快乐!他轻声对自己说,嘴角挑起一个苦涩的弧度。自己,还是一如既往的过了一个孤独的生日。

 

兼着美食老师的敏锐与觉悟,过了几天易烊千玺和刘志宏一起到了上次和王俊凯吃饭的那间餐厅,原因是他吃了其中一道菜很合他的口味,便约了刘志宏一起去试试,但他想不到会遇到王俊凯。

 

王俊凯正和一位年轻的女子在吃饭,脸上挂着淡淡的笑意,易烊千玺跨进门的脚步迟疑了片刻,生生拐了个弯走向另一个方向。

 

“天气真冻。”刘志宏解下围巾冻得呵气,坐下来招呼店员拿了杯开水过来推到易烊千玺面前,“先暖暖手。”

 

“不要像女孩子一样照顾我,我会翻脸的。”易烊千玺强压下心底那股失落,故作轻松地说

“你手上的温度比我低不止一两度吧,而且学生照顾老师是应该的。”刘志宏望着易烊千玺光裸的脖子,伸出手覆盖在易烊千玺握杯的手上比了比温度。

 

果然刘志宏的手比易烊千玺的手暖和许多。

 

“你真是一位名副其实的暧男。”易烊千玺笑了笑,举杯喝了口水,目光顺着喝水的动作浅浅扫向王俊凯坐的那个方向,不想撞进王俊凯正看向他的目光里,易烊千玺朝王俊凯轻轻点了点头后移开了视线。

 

“要过去打声招呼吗?”刘志宏也发现了王俊凯。

 

“不用了,好像不太方便。”易烊千玺又喝了一口水,低头一页页翻看菜单,菜单上具体写了什么他一点也看不进去,头脑一片混乱,心里的酸水直往上冒,他不想别人看出自己的难受,只能机械地重复着同一个动作。

 

“你说的菜是哪个?让我猜猜,是这个吗?”刘志宏离开自己的座位坐到易烊千玺身边,贴着易烊千玺指着菜单问。

 

“你很厉害,你还吃些什么吗?这间餐厅的食物都很味美。”易烊千玺把菜单推给刘志宏。

 

“谢谢夸赞,你是老师比较有眼光,你作主就是。”刘志宏微笑地看着他。

 

易烊千玺点了点头合上菜单,凭着记忆点了上次和王俊凯吃饭一样的菜式,他没有再看向王俊凯那边,硬着头皮装作完全不受影响。

 

但心跳仍然无法平复,难过也充满了他的心。

 

刘志宏今天说话特别风趣,行为举止也显体出一番绅士的体贴,不停为他夹菜,入口的食物易烊千玺却发觉没了上次的那种滋味。一餐下来,他甚至怀疑上次味美的感觉是一种错觉。

 

易烊千玺开车从停车场出来,王俊凯正站在路边,靡靡细雨打湿了他一头黑发,细细的密集的雨点沾满他身上的衣服。

 

“小凯。”易烊千玺把车停在王俊凯根前,摇下车窗。

 

“千玺。”王俊凯走过来,弯下身子和易烊千玺说话,他瞟了眼坐在副驾驶的刘志宏,刘志宏向他点了点头。

 

“你好!”王俊凯礼貌生疏地打了声招呼。

 

“你在这里干什么?”

 

“今天没有开车出来,刚好医院有急事,等车。”王俊凯淡淡地说。

 

“我送你回去。”

 

王俊凯二话不说坐进来,刘志宏始终保持着得体的微笑看着前方。

 

“后面有纸巾,赶紧擦擦,不要感冒了。”易烊千玺扭头婆妈地吩咐王俊凯,看着王俊凯找到那盒纸巾擦拭才开始发动车子。

 

车子在路上平稳行驶,三人一片静默,谁也没有开声打破这种安静,路程显得格外漫长。

 

“千玺,你家的门匙我找不到了,会不会那天落在你家里了?你可不可重新给我一把?”刘志宏突然说。

 

坐在后座的王俊凯眸色一深,不动声色地又打量了刘志宏几眼。

 

“我回去找找看。”易烊千玺不甚在意地应了声,把车子停在医院门口。

 

“谢谢。”王俊凯冷冷地说了声谢谢,头也不回地冲进细雨里。

 

“你的朋友性格真冷淡。”刘志宏望着王俊凯的背影。

 

“他读书时对同学就这样。”但对我比较仁慈,易烊千玺没有说后面那句话。

 

“你们认识了很久吗?”

 

“我们以前是同学,刚好又是邻居。”

 

“都没有见你提起他。”

 

“他出国了,有一段日子我们断了联系。”有些人,说他的名字,心口都会发痛,所以便不提。

 

“刚好我家还有一把门匙,到时候拿给你。”易烊千玺突然想起。

 

刘志宏这时却在公文包里找出一把门匙举到易烊千玺面前,“下班出来太急,一时找不到,想不到是跟文件放到一起了。”

 

“律师的记性都这么差的吗?”

 

“有时候。”

 

“希望不是在法庭上。”

 

“承你贵言!申老师复检了吗?”

 

“过两天陪他过来这边复检。”

 

复检那天救助站新入了一批小狗,申钢琴忙得团团转忘记了时间,连带着过来载他去医院的易烊千玺也被使唤得团团转。

 

“申老师,你电话响了第五次了。”救助站的义工提醒他。

 

“我现在没空。”申钢琴正在帮小狗洗澡,剪毛,他没有第三只手接电话。

 

易烊千玺的手机响了起来,申老师向他望过来,他尴尬地在老师虎视眈眈的眼神下跑到角落接听电话。

 

“小凯。”

 

“千玺,今天老师复检,我打他电话没有接听,你如果看见他就提醒他过来检查。”

 

“他正在照顾他的宝贝。”

 

“那些小狗吗?”

 

“对!”易烊千玺噗嗤一下笑出声,他和王俊凯在读书时就悄悄称呼小狗为申钢琴的宝贝,当然,这是他们之间很秘密。他喜欢他喜欢到,他们之间的事即使过了很久,仍然历历在目。

 

王俊凯在那头也轻轻笑了一声,细小到易烊千玺以为是幻觉。

 

“千玺。”

 

“嗯?”

 

“没事了。”王俊凯停顿了一下才说:“你记得明天叫他过来,我等你。”

 

“好。”

 

小狗救助站人手不足,易烊千玺忙到深夜才回家,临走之时才想起提醒申钢琴明天到医生复检,申钢琴一再强调自己去复检就可以。

 

申老师独自生活了几十年,不想像婴孩一样让人照顾,何况易烊千玺也有自己的工作,他不想事事都麻烦他。

 

“你自己小心些,有什么事打我电话。”易烊千玺说不过自己的老师。

 

“会的,路上小心。”

 

“你最近精神看起来不太好,工作很忙吗?前些天王俊凯还问起你。”

 

“店长阿辉请假了,比较忙些。”

 

咖啡厅因为店长阿辉请假,除了美食课堂有课易烊千玺大多时间都在店里驻守,刘志宏常常到店里喝咖啡,惊得一众店员以为他们已经确定了情侣关系。

 

“千玺,新年你有什么庆祝活动吗?”这天店员琳达走过来问。

 

“看店。”

 

“看店这样的事留给单身狗阿辉就行,我有两张音乐节门票送给你,你可以和刘律师一起去庆祝跨年了。”琳达说着就塞了两张门票到易烊千玺手里。

 

“你和你男朋友去吧。”

 

“我们有其它事要做,你不要辜负我们一番心意。”

 

“谢谢你。”易烊千玺笑着收下门票,对于店员乱点鸳鸯谱的行为啼笑皆非。

 

“音乐节的门票比较难抢,我只有两张站位的票。”琳达一脸遗憾。

 

“没关系,谢谢你。”

 

“到时候记得拍照片发朋友圈哦。”

 

“不会令你们失望。”易烊千玺瞧见探头探脑望过来的莉莉打趣说。

 

跨年那天人流非常拥挤,每一个路口都有警察在执勤指挥交通。刘志宏童趣地买了两支萤光棒,还买了一只会发光会叫的鸭子。

 

“好丑!”易烊千玺不停戳着那只丑鸭子的肚子,鸭子发出呱呱的叫声,很快被人声淹没。

 

“拿着。”刘志宏递给易烊千玺一支萤光棒。

 

“干什么?”

 

“跨年用啊。”

 

刘志宏轻轻用萤光棒打易烊千玺,易烊千玺打回去,两人嬉闹成一团,就在那一刻,易烊千玺碰见了王俊凯和那天在餐厅吃饭的女子向他迎面走来,蓦然四目相对,王俊凯脸上神色一冷,一双黑眼仁平静无波地看着易烊千玺。

 

易烊千玺顿时不知所措,下意识撇开视线。

 

“一起吧?”王俊凯对易烊千玺说。

 

“嗯。”

 

女子眼睛在三人之间巡了一遍,疑惑王俊凯突然而来的低气压没有作声。王俊凯和女子走在前面,易烊千玺闷声不响和刘志宏跟在后头。

 

来音乐节跨年的人很多,有关部门尽管进行了交通管制和人潮分流,但还是人挤人寸步难行。临时搭建的一块很大的LED灯没有亮起,只有星星的彩色的灯光在外围闪烁,但每年都一样,到零点时LED灯会准时点亮,新年快乐四个大字像鲜花一样绽放,绚丽多彩的烟火在那时会亮彻整个星空。

 

“我自己可以的。”王俊凯不知道在女子耳边说了什么,女子坚定地摇了摇头,兴致勃勃望着往前挤迫的人潮。

 

“你自己小心些。”王俊凯点头,女子很快消失在人群中。

 

“我们到那边去。”王俊凯指了指一个看舞台视角不是很好,但人相对比较少的角落。

 

刘志宏应了声拉着易烊千玺挤过去,王俊凯望着前面姿势亲密的两人,嘴唇抿成一条线,易烊千玺瞥他一眼悄悄要挣脱刘志宏紧握的手,刘志宏好像没有发觉易烊千玺的挣扎,仍然抓得死死的。

 

台上表演的嘉宾卖力演出,易烊千玺一手拿着萤光棒一手抱着怀中的鸭子,他无意识捏了一下丑鸭子,鸭子呱一声差点吓了自己一跳,他不好意思偷偷瞄了瞄身旁的两个人,刘志宏正专心看着演出,王俊凯笑着问:“哪里来的丑鸭子?”

 

“路上买的。”

 

“好丑。”

 

“我觉得也是,是刘志宏买的,他说好看。”易烊千玺也开始怀疑刘志宏的眼光。

 

周围的环境吵杂,两人贴得很近才能听见彼此说话,过往的人撞了王俊凯一下,王俊凯伸出手扶着易烊千玺的腰借力才稳定了身子,易烊千玺怕他跌倒赶紧扶住他。

 

刘志宏回头刚好看见这一幕,目光一滞很快恢复了清明,他对易烊千玺说:“我到那边听一个电话。”

 

“好的。”

 

刘志宏转身快步走向环境相对比较安静的洗手间那边。

 

“我们走!”王俊凯拉起易烊千玺就走。

 

“干什么?”易烊千玺的脚步不由自主跟着他。

 

“去玩啊。”

 

“可是,你女朋友……”

 

王俊凯停下来,眼睛一眨不眨盯着易烊千玺,最后似在易烊千玺躲闪的目光中看出了什么,他突然笑起来,抢过易烊千玺手中的萤光棒和丑鸭子塞给旁边的小女孩。

 

“妹妹,这个哥哥送给你的。”王俊凯指指易烊千玺。

 

“谢谢哥哥。”小女孩礼貌地向易烊千玺道谢,易烊千玺抱怨的话梗在喉咙,不情不愿地被王俊凯拖着走。

 

“你为什么要把我的东西送给别人?”

 

“它们太丑了。”王俊凯拉着易烊千玺挤过人潮走向出口。

 

“送给你。”王俊凯从流动的小贩那里抱了一个轻松熊塞给易烊千玺。

 

易烊千玺承认,轻松熊比丑鸭子更讨自己的欢心。其实,王俊凯送什么给他都不重要,重要的是王俊凯送的。

 

手被王俊凯紧紧捉住,他们一起艰难地穿过人潮。

 

开始有人宣布准备倒数,人越来越多,有个高大的男人差点撞跌易烊千玺,王俊凯伸手扶住他。

 

“对不起!”男人道歉。

 

“没关系。”易烊千玺摇了摇头。

 

“新年快乐,祝你们幸福。”

 

易烊千玺尴尬地呆在当场,男人明显把他们当做一对了。

 

“十,九,八,七……”

 

人群开始倒数,王俊凯高兴地加入他们,易烊千玺凝视着他微笑的侧面,温柔得一塌糊涂。

 

“新年快乐!”大大的LED灯闪亮,烟火照亮了整片星空,和王俊凯的过往一幕幕在易烊千玺脑海里清晰重演,新年的第一秒能和他在一起,他已经觉得很开心。

 

有些爱很卑微,心有余响,却作声不得。

 

“新年快乐!”

 

“新年快乐!”

 

“我们现在去酒吧,我带你认识我一些朋友。”王俊凯拉着他。

 

“你不用找你女朋友吗?”易烊千玺内心挣扎了许久艰难地吐出这句大煞风景的话,脚下像生了根。

 

王俊凯停下来无奈地向他解释:“她不是我女朋友,她是我表妹。”

 

心情却莫名的好。

 

“嗯。” 压在心头的大石瞬间落下,易烊千玺的心情变得柔软又心安。

 

“你是不是误会了什么?”王俊凯狡黠地笑着,死死盯着易烊千玺,不打算放过他脸上一丝的表情。

 

易烊千玺脸立即红了,转过脸尴尬得想找个地洞钻下去。

 

“新年快乐!”刘志宏这时给易烊千玺发来信息。

 

“新年快乐!很抱歉。”易烊千玺复了信息,脸上浓浓的歉疚。

 

有一个人,即使全世界都以为你们很合衬,但是你就是没有办法喜欢他。

 

比如刘志宏。

 

还有一个人,即使连你自己也认为和他在一起不可能,但你还是忍不住喜欢他。

 

就像王俊凯。

 

“是那个律师发来的?”王俊凯似有感应般问,笑容僵在脸上。

 

“嗯!”

 

“你们,是在一起了吗?”

 

“我们只是朋友。”

 

“千玺。”王俊凯认真地望着他。

 

易烊千玺的呼吸顿时沉重起来,他怕王俊凯说出希望他找个人照顾自己之类的话,毕竟自己因为王俊凯已经耽搁了很久。

 

被一个自己不喜欢的人喜欢,王俊凯应该也困扰了很久吧?现在是时候彻底推开自己这颗烫手山芋了,易烊千玺苦笑。

 

“我希望。”王俊凯一字一句地说:“你不要急着去和别人谈恋爱,你可不可以再给我一点点时间?”

 

巨大的烟火在头顶炸开,照亮了易烊千玺不可置信的脸,王俊凯虽然没有明说自己的意思,但易烊千玺却什么都明白了,他惊得一时说不出话来。

 

“可以吗”见易烊千玺久久不作声,王俊凯紧张起来。

 

没关系的,反正时间大把,那就一起纠缠到老,至死方休吧。

 

易烊千玺轻轻点了点头。

 

”澎......"烟火燃亮了整片星空,照亮了两张幸福的英俊的脸。

 

新年快乐!





END

评论 ( 15 )
热度 ( 568 )